希宸未安

莫.希.宸

【江周】定风波

說好的生日贺文、喏,我是不是个讲信用的人(虽然晚了一天……唔……我们忽略这些细节_(:з)∠)_

你看我LOFTER为数不多的几篇文、一半都是为你写的是不是很感动!

生日快樂水蒸气 @没到100℃的水蒸气  吵吵嚷嚷的日子再往前迈365天、也许你就能捞到一篇刀剑的生贺了呢~

 

  • 万万妹想到全职第一篇同人竟然献给了楷皇Σ( ° △ °|||)︴
  • 說好的叶乐呢_(:з)∠)_
  • 嗯、我知道我ooc严重 你知道我还私设众多呢吗(☄⊙ω⊙)☄ 不服来打我呀ヽ(✿゚▽゚)ノ

 

上正文(≖◡≖✿)

 

 

《定风波》

 

2021.11.24 23:33

 

在外力的干扰下身体一个不受控制扑向前,

跌进一个怀抱……

 

“今天几号。”

“……24号。”

“你多大。”

“……20岁。”

                                

一段近似于白痴的对话……

 

“我要你记住今天……”

“我要你永远记住今天……”

“小周……”

 

时间倒回五分钟前

彼时的周泽楷以0.25Hz的频率眨了眨眼。

传说中在战场上反应迅速下手果决技术意识态度均列职业圈翘楚的枪王大大,此刻似乎是,有些,愣住了……

脑中一盏微醺老旧的电灯泡瞬间“叮”地一声瓦数飙升到1000,旋即又“啪”地一声果断闪灭……

然后……然后画面就变成了一片混沌晦暗,所有的大脑神经元,在此刻,全都齐刷刷傲娇而自信,光荣而和谐地——罢工了……

 

周泽楷有些难过不禁又想撇撇嘴,

然而顾及眼下的情形——还是算了……

想想又觉得有些委屈——說好的只是逗我玩儿玩呢……

……唔,好吧其实也没有人跟我说好……

——说好的身高定攻受呢……

……欸?这么快就认定自己是受的身份了吗……

……啊,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吧……

……噫…好像又在不该走神儿的时候走了神儿,大概,也许,其实,发呆才是一代枪王的天赋技能……

 

那……抛开这些杂念的话……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闭上眼睛?

呃……哪里不对的样子……

夺回主动权?

唔……好像……目前……还……没有……这个……必要?

手腕还被紧紧地握在对方手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训练室紧闭的门,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炙热呼吸,恍恍惚惚,周泽楷似乎是又陷入了神游之境……

 

时钟再往前拨30分钟

彼时我们的队长大人刚从一派生气勃勃闹哄哄的生宴上被他和蔼可亲人畜无害的副队以“回去复个盘顺便研究下战术”这样一听就很正直的理由,拐回了训练室。

有点喝高(并没有)的两人长腿一迈,站在训练室的窗台上,俯瞰不夜城万家灯火,顿觉胸怀激荡豪气冲天,于是乎力士脱靴贵妃研墨宣纸一铺赋诗一首,(并没有。

 

很多平時话少的人喝多了就开始话唠而江波涛大概是个另类,喝了酒反而变的安静。

而周泽楷,其实严格来说和叶神一样是个一杯倒,唯一不同的点大概就是,叶修喝完一杯是真的会倒而小周喝醉之后就会开始……微笑☺ 继续灌他的话他就会……继续微笑☺ 直喝到意识模糊神智不清脸上仍是一副高岭之花的谜之优雅微笑。

 

也正因如此,我们轮回不谙世事的可爱队友们,至今仍把他们寡言少语的小周队长当成是千杯不醉的神话顶礼膜拜……

 

而唯一了解事情真相的江波涛,其实也是在两周前的光棍节才有幸接触到这个秘密

——光棍节兼副队生日,双“喜”临门。那晚轮回一帮年轻的热血光棍们在KTV鬼哭狼嚎了大半夜才勉强被理智尚存的副队给劝回来。

回到轮回的宿舍,江波涛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见自家队长把自己缩在沙发上,抱着鱼缸做沉思状一动不动……

洗了澡稍微召回部分智商的江波涛以残存的理智判断:大半夜的不睡觉抱着个鱼缸死盯着看的行为大概是有些诡异、于是走上前关照一声:“小周……你……”

然后就见周泽楷仰起脑袋挣扎着雾蒙蒙的眼睛朝他,矜持地微笑,

然后指了指鱼缸,小声说道:“酒……有点…腥……”

“……”

江波涛觉得整個人瞬间就清醒了!

 

话说回来,今儿个吸取了教训并没有喝太多的两人在一起,只是安安静静地,并肩看S市繁华夜景。

 

窗外,

灯火如星光布落,

室内,

孤男寡男,

黑灯瞎火。

 

沉默……

良久的……

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

夜色愈浓

盯着闪烁的霓虹灯发呆的小周觉得,气氛正好——没什么,就是正适合发呆的意思……

一声轻咳打破了沉静。

刻意压低的嗓音,有一种诱惑的语气:“小周,你知道,怎样让一个人心跳加速吗?”

周泽楷闻言半转过身子,已然放空的大脑努力思考半天,无果。于是,偏了偏头,认真地,盯着江波涛的眼睛,微笑,乖巧,像小学生等待老师解答疑惑一样,静待下文。

 

其实周泽楷觉得今天醉的程度刚刚好,轻飘飘的意识,模糊糊的视线,迷茫茫的夜色,眼前一切,都美得摇摇欲坠。江波涛转过身的动作像慢镜头一样一帧一帧地在眼前播放。变化就在一霎间,不知是谁按了快进,熟悉的面孔骤然放大,只听得脑后手撑向墙壁发出“咚”的一声响,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到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略带酒气的吐息,相互缠绕,一时气氛说不出的暧昧缠绵。

 

“啪”的一声,周泽楷觉得似乎有人在自己的脑袋里放了一束烟花。

 

直觉告诉他这么近的距离似乎不太合适,然而醉醺醺的大脑已经无法对自己的身体发出任何有效的支配指令。

 

几秒的时间漫长如一个世纪,几根不安分的手指轻轻搭上周泽楷右手腕内侧,指尖的触碰痒痒酥酥……

 

就在周泽楷微微扭动,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侧过身子打破眼前僵局的时候,耳畔有声音轻笑:“怎么样?有没有心跳加速?”

 

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方觉,自己,刚才,似乎是,被调戏了……

有些不甘地撇了撇嘴状似想说点什么,半晌,终究还是没有开口,仅仅是,撇了撇嘴而已。

心里带着一点小委屈的一分一秒变得越来越难挨。

 

“怎么,不服气?”

周泽楷感到很委屈但是他不说,再一次撇了撇嘴,企图摆出一副“你讨厌、你耍我、我生气了、我有小情绪了、快来哄我呀”的模样。

然而……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眼前的人再一次缓缓地逼近,一秒,额头相抵,再一秒,鼻尖轻蹭,呼吸交缠,唇边若有似无的触感……

 

周泽楷后知后觉地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一呼一吸都变得小心翼翼,像囚徒等待着最终审判的降临。

于是,一颗心在胸腔跳动得越来越不安,身体开始紧绷,本就飘忽的思绪开始变得混乱,拼命想从脑中一片修罗场中抽丝拨茧理出个什么,又觉得只是徒然。

周泽楷忽然有点想求饶,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好吧,你赢了,现在,可不可以,求你放过我……

然而酒精麻痹的身体还来不及有任何动作,一片温热的触感覆上了嘴唇……

 

“嘣——啪!” 一场烟花表演骤降修罗场上空。

 

周泽楷觉得刚因紧张找回的些许理智转眼又都烟消云散了

 

所有的大脑神经元,在此刻,全都刷傲娇而自信,光荣而和谐地——罢工了……

周泽楷莫名觉得有些难过不禁又想撇撇嘴,

然而顾及眼下的情形——还是算了……

想想又觉得有些委屈——說好的只是逗我玩儿玩呢……

 

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训练室紧闭的门,飘来飘去思绪又不知云游到了何处,保持了太久的僵硬姿势有些难受,周泽楷又不受大脑控制地抿了抿嘴,却像是又触发了什么机关,紧贴着自己的那双唇微启,什么柔软物事伸了出来,唇上的触感变得湿滑像一条游走的小蛇。

上一秒思绪还在神游的小周陡然一惊,不知从哪找回的控制力,头一偏,一把推开了已然将自己揽入怀中的江波涛。

 

神算子江副自是没有料到小周竟突然有这样的反应,一时有些愣住了——术语叫做一脸懵逼。

于是当周泽楷再次回过头看见一向面部表情丰富的江波涛此时一副木然的懵逼脸——他可耻地笑了……

这一笑不同于以往的“端庄矜持”,

有些清雅,又有些孩子气,

如霁月清风,如彩云聚散,

如风如露如朝雾,如烟花绚烂绽放心尖,

江波涛忽然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可以理解历史上那些个昏君,

为博美人一笑,舍了这江山又如何?

 

重要的是、这一笑恰到好处地洗去了方才有些微妙尴尬的气氛。

 

“对不起,”江波涛好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对不起小周,我……是我有些冲动了。呃……我没想过要这么早,这么早跟你坦白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哈…其实……我一直在刻意地接近你,想要了解你,而且……越是靠近你,就越想…更加靠近你,

控制不住想要触碰你……我想参与到你未來人生每一步的规划里去,你想去的每个地方我都想陪你一起。我们一起经历最好的和最坏的,一起经历过最深的羁绊制造最美的回忆,一起站在最高的山峰看最惊心动魄的风景………“

“我本来…可以一步步来,一步步让自己变得优秀,让自己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让你慢慢地习惯身边有我的存在,慢慢发现我的闪光点,慢慢对我产生依赖,然后,然后慢慢接受我的感情。可是,可是……“苦笑一声,“计划被打破了啊……我……”

 

“……”

“不用……”

 

“啊?”

“什么?”

 

“不用……对不起……”

“我沒有……没有……”最后两个字“怪你”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猝不及防被湮没在怀抱里。

 

“对不起……”

 

“说了不用……”

 不知为什么不太喜欢听这三个字。

 

残忍打断——

“对不起告白来得太突然我根本没有来得及好好准备。”

 

“……”我也没有一丝丝防备好吗……

 

“这么普通的表白才不符合我的计划…… 唔…这次不算,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又耍赖……

 

“你值得最好的回忆。”

 

“……”……

 

 

“告诉我,今天几号。“

“……24号。”

“你多大。”

“……20岁。” 

                                

 “我要你记住今天……”

“我要你永远记住今天……”

“小周……”

 

余下的时光,人生第一次恋爱的小周队长都沉浸在初识爱情的奇幻世界里。

 

而这一天最终躺在床上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想起自己当时为什么突然推开了江波涛,那一瞬他好像突然想起方明华跟他提起过,江波涛有女朋友,就在两天前……

 

 

 

  • 发个糖发的我心力憔悴 跪地……
  • 我果然不是HE这块料……

 

什么?你问有没有后续?

你猜呀ლ(╹◡╹ლ)

 

 


【然而生贺的题目叫什么呢?——哦就叫生贺(。・_・。)】

——好的大家好我就是生贺谢谢大家(・-・*)

咳咳谢谢大家自我介绍下我是本文主角ヽ(✿゚▽゚)ノ对 就是主角 主角就是我 喂那边 那谁 那那那谁 眼珠掉到桌底下的那谁 捡起来!好好看看本王头上的自带光环 看到没有 主角光环我会告诉你这是?┗|`O′|┛ 嗷~~你干嘛呢!疼!疼疼疼疼疼!!!!!

起开起开,谁给你的权限在这儿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沐猴而冠牛鬼蛇神来着,去去去一边儿着呆着去,那边那块地拖了没啊就在这儿瞎晃悠小心老板娘开了你个好吃懒做的【严肃瞪眼】

(嘤嘤嘤……此刻后台传来寂寞如雪的退场声……)

 

嗯,好的惹,诸君阅读本文之前且容我做一个重要申明——

这绝对不是本座日常的文风

绝对不是本座日常的文风

绝对不是本座日常的文风

本座还是个很高冷的写手的(๑•̀ㅂ•́)و✧

重要的申明说三遍

下面是不重要的申明:

请注意本文的写作时间:著于2015-08-17之前,之前,之前。

好的惹 上主菜✧(≖ ◡ ≖✿)

 

【楔子】

最初的最初,我的四周一片混沌,听得到,看不到。

哦 你让我具体形容下?嗯 就是类似于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酱紫【就是辣么有文化的一只doge——谁!谁说本王是doge你滚出来保证不PIA死你😡

而扰乱本座清修的是一众七嘴八舌的声音——

A:天哪噜,你又乱捡了什么东西回来?

某无良君:(犹豫了一会儿,掏出来……)

(我感觉到了现场的沉默……)

B:……= = 为什么…… 这不可能……明明 方圆百里的生物都已经被我驱逐出境了-_-#

(虽然不知道背在哪儿 但我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

A:欸~ 不过感觉萌萌哒男的女的?

(我感到一阵眩晕我猜自己是整个儿被翻了过来……)

B:萌你妹-_-#

      要是捡只老鼠回来看你还觉不觉得萌ಠ_ಠ

      还有你-_-#

      你你你!

      你还有没有一个作为看店小伙计的自觉ಠ_ಠ

      你把这玩意儿捡回古董店干嘛 作储备食物吗!!!(╯°□°)╯︵ ┻━┻

某君:(思考了一会儿……)看店

(虽然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 但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A: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老公你覺得呢?

B:……

 

【第一章·取名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不久的不久,本王终于卧薪尝胆破壳而出张开机警而睿智的双眼成长为一代英俊潇洒风流无双的绝世摩王!<(* ̄▽ ̄*)/

一日,众无良君见我在桌上自由而无用地翻滚,甚是小资情怀。

眼红不过,于是纷纷凑过来,建议給我起个名儿。

A妹纸:就叫雪饼怎么样,看起來白白哒。

(你才要叫雪饼,你全家都雪饼!)

B喇嘛:(不屑地瞥了我一眼,沉默……就在我以为这位喇嘛叔大概是入定了的时候,他突然诈了个尸从桌上取了一支烟 点燃,一脸云淡风轻无悲无喜的高深样儿盯着那烟气半晌 就在我以为他会给我取个什么出尘脱俗高洁风雅的道号的时候他开口一句:)叫蛋蛋张吧。

(怎么说呢,感觉…雪饼其实也挺好的(。・_・)/~~~)

C呆萌:不如叫霸霸吧,其实他看起来也挺霸气威猛的。

AB:齐刷刷的眼刀→_→ 要叫你自个儿叫去!

A妹纸:哎呀,叫什么呀你说呀,到底是你捡回来的。

无良君:哦,就叫萨摩(。・_・。)

众:……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我:(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于是本王的名号就这么随意(划掉)正式地定了下来……

于是就这么戏剧化地本座就在一个从来不见有什么生意的古董铺子安定了下来,

身边围绕着各色怪人(真的是怪人…请看本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悯眼神。)

 

【第二章 养成篇】

怎么说呢,作为一只强大如神佛的长沙萨摩王,本座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老而呸呸呸!!! 本王恰同学少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正意气风发着呢你才老儿你全家都老儿【怒】什么你说这不是一只正常的狗所具备的素质?呵呵哒你也不看看是哪里养出来的狗,我连码字发LOFTER都會【哎,简直每天都被自己帅醒<( ̄︶ ̄)>】

不过呢,话说回来,其实我的身世是很凄凉的,这从我是个捡来的娃就可以略窥一二。

其实我学贯中西博古通今出将入相文武双全那也是有原因的……

——我的主人他从来就没喂过我!【怒】那货从来就只会跟我抢吃的还什么事都使唤我!【怒】更气人的是他还义正言辞地告诉我说这叫生存训练…还说他从小就是这么训练过来的…说他当年得跟一群双手不凡的小鬼抢东西吃抢不到就只能饿肚子…你妹啊你说我就信了啊你以为杀手训练营吶 你家才这么养娃吧 你看看你那一天望二十四小时天花板的样儿 你生存训练是比谁发呆发得久吧 哼憋想忽悠我【怒】——总之……最后的最后主人总结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整个古董铺子就我一条汪orz……泥煤啊我宁愿跟一群身手不凡的狗抢食吃好么!!!

你看你看,你看看我的日常:

萨摩我饿

萨摩地脏了

萨摩油瓶倒了

萨摩战国帛书被我扔哪儿了?

萨摩老板娘要检查卫生了

萨摩老板要绩效考核了

萨摩年末要查账了

萨摩有客人来了——

……

(ノಠ益ಠ)ノ彡┻━┻ 你妹啊你叫一只萨摩去招待客人跟人家说 您好 哦 您别害怕 诶 您先别晕吗?!!!

喏,你看,你看这就我那不靠谱的主人和我之间的养成史……(所以到底是谁养谁?)

一片凄风苦雨中我脑内罗列了一下出生至今的大事年表那简直是一部血泪史!┭┮﹏┭┮

【某年月日】

老板开了个大会,顶着锃亮的脑门儿一脸老神在在的样说什么 自从张家没落汪氏绝种老九门渐次洗白之后,现如今这古董一行的形式是大不如前了。从基本面分析的角度来看,要想做好小本生意,那就得先摸透大背景大政策大水深不深——所以呢,小古董铺子一干人等都被指派下任务:认真研究古董行业形式与政策,自选课题,深入挖掘,写出一份分析报告来上交给他老人家过目。

好嘛,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是人(划掉)狗过的了,我仿佛已经瞧见朝九晚无的迷醉生活这会儿正翘着一手兰花指在那儿勾着我呢——客官您好呀,打尖儿住店吶?——我卖身……

果不其然,会还没散场,主人那双整天忠诚地朝觐天花板的视线就自由落体般垂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眼神里是红果果丝毫不加掩饰的真情告白——摩学霸,就靠你了

……我……我还能说什么……汪汪汪!!!

为了主人在跟我抢食吃的时候能让我两招 为了爪里还能捧到窝窝头哪怕菜里没有一滴油……

——天哪噜 那可是五斗米啊 哪能不折腰!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老娘简直是没日没夜地趴在电脑前看新闻啊查资料 老板的私人藏书室我都上蹿下跳不知道钻了多少回 感觉自己分分钟上个百家讲坛出本书《汪说古董》都没问题

于是几个月的辛勤耕耘凝结成一卷万字长册,主人十分信任我似的从头到尾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握着我犹疑不决的蹄髈在提交栏里爽快麻溜儿地点击了确认俩字儿,我那小心肝呀突地就是一震。然而主人已然迅速恢复他那副天花板好美吃饭叫我的艺术人生境界。Yabali…主人还是主人……我还是望尘莫及……

然而这卷报告最后被评优并加入绩效的消息,我還是若干个星期后在门口晒太阳偶然听到老板和老板娘查账时的闲聊那刻才如当头棒喝般知晓的——

“哎呀,其实吧,王盟这个人看上去呆呆哒整天不是盯天花板就是望天花板,但眼光还是有一点犀利的咯~诶~我記得上次形策评优不是有他?”

“嗯”

“说起来,你給人发了什么奖赏呀?青铜门票两张?云顶天宫三日游?”

“哦 给了他和萨摩一人一份青椒炒饭。”

“……”

“瞎子親自下厨做的” 老板末了補充道。

……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瞬时间千万头草泥马呼啸着怒嚎着奔腾而过

老子的青椒炒饭啊 aaaaaaaaaaaaa!!!!!!

【某年月日】

某不良老板又来事儿了,从墨脱回来一副跋山涉水旅途疲惫要死不活的样儿还没从脸上褪下就搞了个茶话会,也不知道哪兒受了刺激跟主人大谈特谈中国盜墓史,还结合自身经历说道个津津有味…(+﹏+)~然而这都不是重点,然而重点是完了之后老板意犹未尽地拍了拍主人的脑袋,“关于盜墓这点事儿我觉得还大有学问,你回去研究研究,哪天办个沙龙你來给连锁店的伙计们做个培训。”,言罢背着双手顶着一头闪瞎我玉俑合金狗眼泛着金属光泽的脑门儿又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慢悠悠地出去了。我抬头看了看主人,主人低头看了看我,我朝主人眨了眨眼,主人…继续看着我……好的惹,我明白,我都明白,书桌前幽幽的那一抹电脑屏幕冷光,是我逝去的青春~嗷~~

【某年月日】

许多年不念旧情的老板突然犯抽怀了个旧,大兴土木说是邀请当年倒斗生死交的玩儿伴们过来“怀古喻今”(刹那间我就感到一阵阴险狡诈的邪风拂面而来……哦天哪“怀古喻今”这个理由简直说服了我……怎么着敢情藐视我作为一只萨摩王的智商呢?我还不清楚老板您这些年修炼得那叫一个蛇精?您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里都渗着让我敬而远之的王!水!w(゚Д゚)w……花儿姐,瞎子,秀爷,胖砸……自求多福吧您嘞……)

本來以为采购聚會物资这种抛头露面的活儿主人就不好使唤本王出马了,然而我還是太天真……

萨摩……

你……你你你你你你 你干嘛 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不去买东西的 打死也不去的……

然而他继续坚定地望着我

没办法……我只好……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摩擦摩擦

这道程序我做的熟练得来~每天都是这么拖地的惹……

然而我看到了主人的眼神似乎想要杀人:嗖——啪!我瞬间就移动到了主人的身边,主人摸了摸我的头,指了指电脑

……

我恨淘宝我恨阿里我恨马云……

天哪噜說好的清闲的假期呢ヾ(。`Д´。)【谁跟你说好了ß请用标准方言口音阅读

别忘了跟客服要发票……

——主人临发呆前用眼神如此示意我 憋问我是如何看懂的_( ゚Д゚)ノ

然而这次由我全权操办的“怀古喻今”座谈会本尊终究是没有取得参加的权限……

只能跟着老板娘一起边吃麦片边看美国队长……

然而主人还是一如既往十年如一日滴专注发呆……

难得他那个吃货居然没过来跟我抢麦片我也是很欣慰地流了一把老泪(╥╯^╰╥)

然而如果你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那你也是太天真——

然而当老板娘要我们把采购物资的发票交上去她给我们报销的时候问题来了……

然而当主人一双空洞空灵无辜无情的面瘫眼不闪不闪滴望着我的时候我就顿悟了——

w(゚Д゚)w我TM当初是脑子进浆糊了才会把发票都交给那货保管吶啊啊啊啊啊啊啊ヾ(。`Д´。) 那货除了精准地知道我的零食都藏在哪还能知道知道什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ヾ(。`Д´。)疯了疯了我要疯了那可是本王的血汗卖身钱吶┗|`O′|┛嗷~~

然而求主人是没用的,那货要麼就一副面瘫脸定定地看着我,要麼就淡然如常地继续欣赏他的天花板,要麼实在逼急了就用失忆了这种八点档的烂理由来搪塞我!!!┗|`O′|┛嗷~~简直蔑视我作为一只狗王的智商!!!

指望不靠谱的饲养员是不可能的了,求人不如求己,敏捷而飞速的我pia地抢过主人的爪机,biubiubiubiu滴就发了条票圈——跪小三爷的铺子开头的发票,在线等!!!

然而……

然而我收到的回复是醬紫的:

白俄罗斯方块什么时候出:盟油瓶惊现票圈!(*゜ー゜*)

巴乃水土养人胖爷我好像又胖了:大盟子惊现票圈!Σ(`д′*ノ)ノ

青椒炒饭大法好:大萌子惊现票圈!(*@ο@*) ~

嫁不出去好烦惹比武招亲谁来娶我:萌妹纸惊现票圈!(๑°ㅁ°๑)‼ 

鸭梨鸭梨大呀鸭梨大鸭梨大:盟哥惊现票圈!(°o°;)

湾湾一笑很倾城:萌哥惊现票圈!(⊙o⊙)

丢了本五三简直不能忍:盟主惊现票圈!∑(っ °Д °;)っ 

族长、族长,你去哪里了呀:萌主惊现票圈!(°ー°〃)

寂寞如雪的一只镁铝粽:盟格格惊现票圈!(☄⊙ω⊙)☄

嗷嗷嗷!!!(╯‵□′)╯炸弹!•••*~●

对于这一帮深井冰重症患者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愤怒之情了!!

然而所幸的是五分钟后有个人过来私戳我了

青椒炒饭大法好:

合格发票20%佣金转手once in a life time买不买买不买

这家伙果然心脏得跟他那副墨镜似的……

然而也算是救了我的急

“1.5%”

“(#‵′)靠 你小子心比我还脏,

15%”

“3%”

“12%”

“4%”

“10% 

底线(#‵′)”

“好

5%成交”

“…… ”

于是 这件事终于是凭着本王长袖善舞的政治智慧力挽狂澜最终有惊无险滴落下帷幕。

然而 打这儿以后据说瞎子发了条票圈说再也不跟吴家人做生意了一窝子都不是什么好人连个小伙计都满脸的扮猪吃老虎……

我摇了摇尾巴表示本座什么也不知道呀(*^__^*) 

 

下面插播来自看官的一封语音邮件:

mada这么专业坑室友的饲养员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ノಠ益ಠ)ノ彡┻━┻

 

哦 其实千百年来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初我怎么就没杀人越货远走他乡仗剑天涯笑傲江湖呢?

 

嗯 大概是因为善良的本王怕自己骁勇善战的本体吓到懵懂愚昧蛮夷未开化的人类(远目)

 

【第三章 ××××起来嗨】

上文说到英明潇洒的本王还能不能跟又懒又宅专业坑室友的主人一起愉快玩耍的问题。

于是本王仔細追溯了一下二年有余的狗生,

似乎隐约捕捉到了一些跟那货相爱相杀的蛛丝马迹……

【记得那时年少】他爱虐心我爱补刀

我和那个坑爹货还是有一点共同爱好的。

比如說,有个叫做南派三坑的家伙写了本书,叫做盜墓比基。

犹记当初主人看罢长叹一声抬起一脚毫不犹豫地把我也踹进了坑。

却不记得标志着我们正式步入相爱相杀阶段的转折性事件是什么了……

也許是迷障里那句虐心的平淡人家幸福时光,

也許是周建龙兼备沧桑感和喜感的奇葩语调,

也許是我坑爹的迟到了一个多月的生日礼物,

又也許是潘子那句小三爷你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头……

不知何时主人在我大腦里面的备注变成了“很闷的油瓶子”“帅不醒的油瓶子”“帅不醒的老张” 等等

至于油瓶子对我的称呼则从萨摩噎,萨小受摩,萨摩很纠结,萨摩好烦惹不等……

哦 心情好的时候他也会换成吴家萨摩,长沙萨摩王什么的……

而自打我从不知何处翻出了一张 起灵一到二十六代目的合影……

  • 我和主人之间互掐互虐的戏码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不行太虐了我一人承受不来我一定要传播点负能量主人啊你看啊潘子死了啊ε(┬┬﹏┬┬)3

然后主人就会醬紫看着我 -.- 

然而我胆子已经练大了根本不会嘤嘤嘤地跑开我腆着脸继续蹭在主人身边求同虐……

  • 自然抽风的段子我也绝不能一只汪抽风——

什么高冷父亲面瘫儿,啊哦,捂脸老娘的小心肝啊

靠,老子的秀发啊……

挨千刀的闷油瓶啊……

胖子,护驾护驾啊……

解家收割机啊……

那只猪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啊……

  • 以及我对于终极的深入钻研与思考——

其实刘谦是幕后终极大boss!

——换来主人不屑地白了我一眼( ̄_, ̄ )【我打赌这是主人脸上所能体现的最丰富的表情!

 

也曾趁着老板老板娘公费旅遊的时候一人一狗一合计把万年不见一人的古董铺子大门一合偷偷溜去公园看樱花——

结果根本忽略了花期还没到的问题赏遍梨花李花郁金香一色花等除了樱花……

也曾仗着主人比猫轻巧的好身手悄悄潜入老板卧室,偷得一本私家笔记,里面俊逸的瘦金体记录了苦命老板过往各种被骗被坑的点点滴滴。为数不多的人物像不是侧脸就是背影,可怜的胖子甚至直接被一张不知从哪飘来的报纸简单粗暴地挡住了正脸。然而整本笔记里还是有一个人描画得很是精细,这个人躺在一个斜坡上,帽子在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深邃的五官給人感觉说不清的沉重与神秘,我盯着他看了好久,主人也盯着他看了好久。就在我:主人你是不是弯了是不是弯了是不是弯了à脑补小剧场欢脱得已然不能自已之时,主人轻轻地合上了笔记本,又以猫一般轻巧的身手潜入卧室,把笔记还了回去。

——然后,就在这件事差不多快要从我的记忆中淡化之际。

一场沸沸扬扬的cp展在杭州盛大开幕,主人见我热切迫切急切的眼神,终究还是不忍,跟老板请了一天的假——

于是……主人带着我我带着钱,我们就一起踏上了盗纪时展馆的征程……

整个场面的混乱程度我已不能记清,各种毛色各式奇装异服看得我眼花繚亂眼冒金星……

而主人似乎目标很确定似的一路直接走向了一个展区,我过五关斩六将终于费劲浑身解数跟了上去甫一仰头,看到了一群长得或攻或受的瘦子齐刷刷一套蓝色连帽衫手握一把黑金…黑金…——那是啥玩意儿?电棒?雨伞收纳?【惊恐】不会是打狗棒吧有点怕怕的惹,我不着痕迹滴往后退了两步,那什么据说打狗也要看主人的是吧,看在我主英俊潇洒阴柔妩媚回眸一笑男女通吃的份上…【喂这么形容你家那面瘫合适么……我回头装作乖巧地蹭了蹭主人顺势就躲到了主人的身后——然而主人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以他平時望天花板般放空的眼神看着那群连帽衫们,脸上表情任我长达兩年的朝夕相处仍是指认不出那叫难过还是悲悯——总之…是有别于“萨摩我饿了”就是……

我望了望主人望了望人群……望了望主人望了望人群……突然觉得这些人本王是不是在哪里见过∑(っ °Д °;)っ

天惹那不是老板笔记本里那个穿着连帽衫的小哥?!

刹那间以我360度过人的智商我瞬间就明白了些什么……

怪不得主人一直跟我说他是看门的老张……不是老王……

 

【第四章 流浪篇】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事情发生在那场“怀古喻今”的座谈会之后,

那之后的不久,我的老板就谜之消失了……

我问老板娘:“汪!汪!”

老板娘摸摸我的头不说话。

我问主人:“呜……呜……”

主人依旧那张万年不变云淡风轻的脸,只是这次没有继续欣赏他挚爱的天花板——

很荣幸滴他把目光移了下来,盯着我,良久,又回头用眼神示意了桌上那台屏幕依旧发着幽幽蓝光的笔记本电脑,出门去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看见那个人的背影,蓝色连帽衫,身上背了根长长的东西,用布包得结结实实,比那天我见到的所有人都更像老板笔记上画的那个小哥。

我走到电脑前,桌面上一片清明,只留下一个叫做萨小受摩的word文档,點開:

萨摩,

我得回我应该去的地方了。

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似乎就只有你了。

十年前我跟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

我沒有骗他,

却也是骗了他。

我庆幸这一次的十年,我沒有白等。

却也说不上有什么高兴。

我走以后,

你就留在这里吧,

帮吴夫人打点打点这个铺子,

陪着她。

 

渾渾噩噩做了几天梦,颠倒黑夜与白天。

 

老板娘倒是对于主人的离去像是一点惊讶都没有。

她只是偶尔会静静地看着我,

那种眼神,

就像是在看另一个自己。

我也看着她,

心中有些不舍与不忍。

然而我终究是没有选择留下……

 

“走吧。” 

走吧……千里搭长棚,哪里有个不散的筵席呢

走吧……走吧……给自己的心重找个家……

相聚有时,后会无期,不过三五年,转眼都各奔东西

 

离开时最後一次回眸远望,昏薄夕阳下一直那么清清冷冷的古董铺子似乎染上了一点天真的忧伤,

我顿了顿,张了张嘴想来个历经人世沧桑变化轻松潇洒挥手天涯,然而开口只是一声“汪”。

或许这声汪帶著那么一点低回婉转的意蕴然而,

然而,

谁又听见了呢,

我想让他听见的那个人,如今又在哪里了呢……

 

你说让我好好守着他的铺子,

好好守护这间铺子里的人。

可是他不会再回来了,

你也不会再回来了,

你让我守着回忆吗

那太累了,

对不起我终于还是没能像你一样强大如神佛。

对不起,

过往太沉重我承载不下,

未來,

没有你的未來,

也许就这么流浪了吧,

一辈子,就这么流浪了吧……

 

闷油水瓶      

截稿于2015-5-12

 

后记:

好的一篇生贺从五一开始写被我拖到了现在写了改改了写总算是在你生日的当天码完了。

因为不是一贯的文风 所以看起来可能有些地方会比较的奇怪 有些地方会比较的混搭 这时候我们只需报以微笑就可以了*^_^*

文中的萨摩有些是你有些也不是你,

文中的小哥有些是我但大多应该不是我……

原梗在很久很久的以前曾经跟你提到过,

其实我觉得小哥这货挺腹黑的,

他明明可以直接走却又去找了无邪告别,

明明可以什么都不说直接进了青铜门却还是告诉了无邪他进去是做什么的

我们都在萌他说十年之后来接我,

可是我们都自动忽略了他说的接,是接替的接。

于是开了个脑洞也许这根本就又是一场局,

无邪是小哥挑选出来的一个解局人,

就像黎簇是吴邪挑选的一样。

吴邪失败了十七次,

小哥也未必就只试了这一次。

青铜门根本不需要时时刻刻有人守着你看小哥出来了那么多年也没发生什么事

也許每個十年青铜门内会出现一次解局的机会,

需要两个能力足够强的麒麟血者。

所以小哥十年前确实进了青铜门 但他又出来了,

伪装成王盟守在无邪身边,

看他如何一步步成长一步步黑化直到成为符合他要求的那个人。

之后,

十年之约到了的时候,

就是两人一起进门解局的时候。

当然无邪也许以为他是进去接替小哥的_(:з)∠)_

就是这样吧,

他们再次进去之后,

应该就再也不会出来了吧……

PS:嘤嘤嘤莫打我……

再PS:那场“怀古喻今”的座谈会其实是无邪的交代后事惹_(:з)∠)_


2.14

天气说不清是阴沉还是小雨,心情道不明是闲愁还是欢喜。

老旧城墙 新铺的情石板 横刻着一道道纹路 模仿岁月的印迹。暮色已降临,渐次升起的孔明灯 连成曲曲折折的形状 仿佛横夜半的北斗七星。


广场是预料之中的热闹 如同夜市。

包裹着晶莹剔透糖衣的冰糖葫芦儿 色泽诱人,红色的蓝色的发光的玫瑰 真的和假的。学生模样的卖花者随意聊着天,生意做得漫不经心。套圈儿的游戏间或传来掌声和惊喜。孩子们挥舞着手中的烟花,溢于言表的俨然已是过年的兴奋与欢欣。

多热闹……

然而,热闹是他们的,吗?

无所谓,自己又什么时候喜欢过。


爸妈在身边说着什么?听不清。仰起头,可惜,今夜的天空 墨蓝 依稀可辨浮云,却没有星星。

毕业的时候,工作也签好了,朋友也处好了,都圆满了,多好……

有个家 窗明几净 浅墨淡茶 有人陪,或没人陪,都好……

可以考虑了……

什么时候你们也关心了……



夜色愈发浓重,不知何时囚禁在这副躯壳中的心魔 慢慢苏醒,腥红色瞳孔不知是在渴望着什么 深如墨色的爪牙狂舞着,肆虐着

努力压抑着心底的狂躁 闭上双眼 我想就这么静静地睡去 一直一直 静静地睡去……



喜歡音樂的时候做過歌手夢,喜歡電影的时候做過明星夢,喜歡畫畫的时候做過藝術夢,喜歡寫字的时候做過書法夢……
一樣的不知天高地厚 又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厭倦了一件件事拿起又放下,一個個夢做了又放棄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堅持得了什麼……
但我明白,我並沒有放下,那些關於音樂,關於藝術,關於文學,關於,夢想。。

忘了這樣的日子有多久,我開始變得渾渾噩噩。我的生活一片混沌,我的心底一片迷茫。
我看不清未來的方向,因為,我並沒有前方。也許真的是,心到了有多遠,路才能走多長。一顆容易滿足的心停留在了原地,腳步就再也踏不出生活舒適的一方。
就這麼自己跟自己的青春磨耗著光陰,哪怕不知何時,年輕歲月終將悄然逝去。
也時常會煩躁會痛苦會不安會不甘,但我更擅長的是,把頭一縮眼一閉什麼也不看什麼也不想就仿佛自己已經走在通往完美世界的路上。凡事凡時由著心去,美其名曰,隨性自然,不過是,粉飾自己的懦弱和逃避。時常對自己,怒其不爭,哀其不幸,恨其毫無自制力。可不出三兩天,心裡那隻積極進取的小人兒總歸會累會去休息,只留那位懶散拖沓的常駐客,輕輕柔柔地在耳邊吹著自我麻痺的軟風,任自己徘徊迷醉在不知所為的虛空之境……
明明都懂,為何還駐足原地……
難道非要眼睜睜看著那些遠方都慢慢消失天際……
誰都不是小說里的主角,不會有一幫人死心塌地前呼後擁為你摘星星摘月亮鋪平未來閃耀著磚石之光的輝煌道路,也不會有人在你放棄理想止步不前墮落頹廢的時候陪在你身邊一句話就撥開妳內心的迷霧讓陽光灑進妳心靈的窗台……
所以呢,還猶豫什麼呢?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而已。如果連踮起腳尖的心都沒有,妳又指望誰腳踏七色雲彩騰雲駕霧千里奔來給你救贖?
夢,終歸是要自己來編織,人生,總歸還是得自己去過。
如果心裡還有那一片湖,那一塊森林,那一陣仲夏夜的蟲鳴。選擇了遠方,便從此風雨兼程。

那些年少無知被自己輕易放棄的,請等我一等。我答應妳,不負此生,不負己心。


甲午十月十二
儀墨齋